聞趣網
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 > 教育

納蘭扈駕至五臺山所作,與其說是埋怨不如說是納蘭始料未及的驚異

由 昌達文化課堂 發表于 教育 |2022-06-20|

鷓鴣天(誰道陰山行路難)

誰道陰山行路難?風毛雨血萬人歡①。松梢露點沾鷹紲,蘆葉溪深沒馬鞍②。

依樹歇,映林看。黃羊高宴簇金盤③。蕭蕭一夕霜風緊④,卻擁貂裘怨早寒⑤。

註釋。

①風毛雨血:指狩獵時禽獸毛血紛飛的情狀。

②馬鞍:一種用包著皮革的木框做成的座位,內塞軟物,形狀做成適合騎者臀部,前後均凸起。

③黃羊:因東漢陰識用黃羊祭祀灶神致富,後世即用以為典,表示祭灶的供品。高宴:盛大的宴會。

④霜風:刺骨寒風。

⑤貂裘:用貂的毛皮製作的衣服。

賞析

鷓鴣天又名於中好,據說是來自“春遊雞鹿塞,家在鷓鴣天”的詩句中。上下兩片,像極了兩首七絕。只是在下片首句處,變作三字兩句。這一變,似萬綠叢中一點紅,霎是滿眼鮮豔起來,立刻減了詩的嚴肅,增了詞的靈動。鷓鴣本是南國客,一啼一唱,如聞“行不得也哥哥”,雖不及子規啼血那般悽切,卻如晚唐詩人鄭谷說“遊子乍聞徵袖溼,佳人才唱翠眉低”。

納蘭扈駕至五臺山所作,與其說是埋怨不如說是納蘭始料未及的驚異

這首詞據說作於康熙二十二年,納蘭扈駕至五臺山時所作。陰山東起大馬群山,西至河套地區的狼山,為河套以北、大漠以南諸山的統稱,古代北方的許多少數民族遊牧生活於此。“天蒼蒼,野茫茫,風吹草低見牛羊”,天作穹廬地作席的遼闊場面使納蘭暫時忘卻身後煩惱與種種執著,豪放之態頓生。

“誰道君王行路難,六龍西幸萬人歡”,語出太白《上皇西巡南京歌》,一生不羈的謫仙在御前也不得不作逢迎之詞,納蘭又怎能免俗?“風毛飲血”便是他待康熙帝狩獵時的情景。清朝馬背上得天下,歷朝君主都非常重視騎射本領。儘管入關後沒有了隨心馳騁的草原,皇帝每年秋天都會率臣子圍獵,也是取不忘祖訓之意。走出四四方方的京城,年山巒起伏,聽松濤陣陣,鷹擊長空也覺得渺小。

“幾處早鶯爭暖樹,誰家新燕啄春泥”,江南猶春風拂面,似解語花,美嬌娘;“瀚海潮噴千浪白,天山風吼萬林丹”方顯陰山陰山磅礴氣象。樂天居士遊西湖時正淺春時節,“亂花漸欲迷人眼,淺草才能沒馬蹄”;朔風一路吹過陰山,亂花淺草也添奇志,卸紅妝,“蘆葉溪深沒馬鞍”。

依樹而歇,把酒言歡,“黃羊高宴”自不能少。這裡的黃羊出於東漢陰識。《後漢書·陰識傳》中有記載,漢宣帝時的陰子方為人至孝至純。臘月小年煮早飯時見到灶神元身,忙施禮下拜,並用家裡的黃羊祭灶神。祭拜之後,陰識好運連連,一夜間成了當地鉅富,三代繁昌。當然,從此以黃羊祭灶神的習俗也隨著後漢書的一筆流傳下來。

只是,君臣同歌詠能作何真心感慨呢?“皇恩降自天,品物感知春”的唱和而已吧。言不由衷卻又不能訴衷情,高處不勝寒的日子,納蘭時時如履薄冰。“深思籬下西風醉,誰羨班超萬里侯”,納蘭也曾有少年時的意氣風發,但長期的侍衛生涯如牢籠一般將他束於一片金碧輝煌之中,那些建功立業的夢想早已磨滅在乾清門外的臺階下。如今的他,早已不作功名之想,倒是南山五柳才似歸去之所。

納蘭扈駕至五臺山所作,與其說是埋怨不如說是納蘭始料未及的驚異

傍樹而歇時,不知已淡泊塵世的納蘭想到了什麼。醒時無聊,醉呢?陰山一直是多民族集聚之地,自古多戰事。成吉思汗三川席捲收,“一代天驕”的美譽名至實歸。“不教胡馬度陰山”,世人只讚歎龍城飛將的功成,誰看到史書那透光的背面那些血淋淋白森森的萬骨枯?多少徵人戍邊今生,多少將士魂歸故里?“醉臥沙場君莫笑,古來征戰幾人回。”

陰山下,響著成王的歡歌,敗寇的絕唱,然而幾人聽得到羌笛聲聲怨楊柳?月夜難寐,想來幾家歡樂幾愁,誰見將君白髮征夫淚?

此地不見芭蕉,沒有梧桐,納蘭那些思慮可以暫時隱在冷月背後的陰影中,在一片孤寂中聆聽蕭蕭霜風。狂歡,是一群人的孤單;孤單,是一個人的狂歡。漫漫長夜,坐聽穿林打葉聲,起身踱步走走停停,只有此時納蘭才能得到少有的安寧吧。

夜色闌珊時,早寒已悄然來到。走出帳外,陰山的風寒是貂裘擋不住的,那一片豁達開朗的氣派更讓人神往。“怨早寒”,與其說是埋怨,不如說這是納蘭始料未及的驚異。不是溫柔水鄉,不是繁華京城,如此透徹的寒冷,如此酣暢的寒冷,或許只駐足於難得一見的遼遠的陰山腳下。

相關文章
鬥破蒼穹:如果納蘭嫣然沒有退婚,蕭炎會娶她嗎?2022-06-20
你是否時常覺得焦慮、迷茫和苦累,經典勵志古詩詞正適合此時的你2022-06-20
唐詩宋詞精選2022-06-20